百度创立20年:除了医疗广告,还要靠赌博广告挣钱?
2020-10-22 00:55:03
  • 0
  • 0
  • 1

文章来源于螺旋实验室 

■文 | 杜超

■ 首发 | 螺旋实验室(ID:kongfuf)

2020年是百度创立20周年,前不久,百度发布了创业二十年首支纪录片《二十度》。包括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内的众多百度初创团队成员处境,讲述百度一路走来的故事。

在这部片子中,李彦宏说到这样一句话:“无论如何不要干扰用户主动表达需求”。

百度可能真的不会去干扰用户主动表达需求,但如果干扰的是主动推送的广告,那结局又会是怎样呢。

来自财新的报道显示,9月28日,百度早期员工、负责百度移动生态群组销售体系的史有才近日传出被警方带走。多名行业人士向财新记者证实了此事。

而被警方带走的原因,多家媒体调查发现,原因或在于非法网络广告,尤其是赌博类别。

失控的网络推广

有媒体用“大地震”这样的词语来形容这次事件对百度广告业务的影响。

史有才于2001年加入百度,历任百度销售总监、副总裁等职务,参与百度渠道建设达十年之久,被外界看作是百度渠道销售架构的奠基人之一,2011年史有才离开百度。

本来应该已经财务自由的史有才,去年再次回归百度。去年5月,百度报出上市以来首次季度亏损,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去职务。百度自上而下的销售体系也经历的巨变。财新的独家报道说,“史有才回百度帮助旧主李彦宏,并今年6月合约期满一年已经提出离任,百度方则希望其就任至11月,等待接任高管就职。”

目前的一些报道指向于史有才利用代理商通过博彩广告进行个人利益输送。百度回应媒体称,“我们尚不了解具体情况,请大家等待官方信息。百度对一切违法违规行为的态度是坚决打击,零容忍。”

更多的媒体报道将史有才的案发归结于他的个人问题,似乎和百度无关。目前官方至今未透露消息,但显而易见的是将这些归结于史个人问题似乎并不能令人信服。财新报道也称,据有关方透露,史有才迄今并不承认和代理商有个人利益输送问题。

另一方面据微博大V地瓜熊老六也爆料称,据知情人透露在史有才治下,百度赌博广告的日流水在千万以上。雷帝触网爆料则称,史有才被抓的原因是推翻向海龙原有的销售和渠道体系。涉案金额达40亿,占百度营收约20%。21世纪经济报道引用知情人士的话称,“无锡泛亚进来之后非常猛,一天就1000多万元的广告推广消费。这些非法广告因为是独家指定做,赚钱非常夸张。客户在代理商那里的开户费用要300万,1500万元预算几天就消耗完了。”从多个独立交叉信源来看,规模如此大的广告,百度高层不可能不知情。

此外,比较明确的是被带走的不止史有才一人。在史有才被警方带走之前,今年1月提拔为百度副总裁、负责KA(大客户)销售的李忠军及其数名下属也已在数周前被警方带走。

来自于更多信源的资料显示,“他们把棋牌赌博归类在游戏品类,在KA找行业代理做,史有才给了一家代理商独家经营权,之后又引入了一些代理商。以前百度不允许做赌博网站推广,抓到罚款十倍。史有才回归百度后,他们开始做,一下子量就暴涨起来了。”

21世纪经济报道的无锡泛亚,早在2011年,无锡泛亚就获得了百度颁发的“业绩贡献最大奖”,而为泛亚总经理颁奖的,正是时任百度副总裁的史有才。

但在史有才离开百度之后,泛亚也在2013年中止了与百度方面的合作,直到2019年史有才回归再次合作。

据说去年的时候,为了应对向海龙等销售高管离开,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妻子、时任百度CEO特别助理的马东敏牵头成立了销售管理委员会,除她之外,还包括首席财务官、负责人力的百度资深副总裁崔姗姗、沈抖和史有才。

如今史有才出事了,经历如此巨变,外界真正好奇的是,史有才的事情,李彦宏与马东敏是否知情,又知情多少。这仍然是一个待解的谜团。

百度想掩盖什么

在上周,便有消息传出史有才被警方带走,但百度方面并未作出正面回应,仅表示“不予置评”。

而当时在百度搜索史有才有关的资讯,相关内容已无法显示,或被屏蔽。

而随着事件进一步发酵,百度才公开对外发出声明:“我们尚不了解具体情况,请大家等待官方信息。百度对一切违法违规行为的态度是坚决打击,零容忍。”

看到的是百度对史有才的新闻零容忍,史有才的话题逐渐成为公共议题之后,百度搜索才放开史有才的相关资讯。

但百度是否真的对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从此前的一些相似案例则能看出一些答案。

2016年,百度被爆出“深夜推赌博网站清晨关闭”,官方对此的回应是“此次涉事网站所采取的深夜违规跳转链接的情况,百度在反作弊体系中仍存在不完善之处,下一步将进一步加强识别体系的识别精度和覆盖度,全力打击处理非法内容。”

2019年,百度贴吧内又出现了大量境外赌场招聘信息,百度方面则表示:其所描述的黑话、变体等问题,无法直接判断是否违法,已对相关不良内容做了不主动曝光处理,并收集相关线索上报公安等主管部门。

久经考验的百度公关部门,似乎已经总结出了一套应对此类事件的回应模板。

但此类事件屡屡发生,仍旧甩锅于自身的监管体系不完善,这无疑让自诩技术实力出众的百度自扇巴掌。

也难怪有离开百度的员工在谈及老东家时,要用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样的话语。

从与阿里巴巴、腾讯齐名的BAT三巨头,到如今市值缩水,负面不断,百度真正要思考的是,究竟是百度的人出了问题,还是价值观出了问题。

对外宣称all in人工智能,但根本还是舍弃不了广告业务的大蛋糕,短期利益的驱使下,难免会使得业务层面的动作变形。

一个史有才,还远远不敢拿这种触及法律红线的行为开玩笑,真正逼着广告部门走上邪路的,可能还是不断施加的业绩压力。

但这种压力,往往又源于百度在其他业务上的乏力。

百度已经二十岁了,对于一个互联网公司来说,经历了二十年的行业变幻,百度如何能真正成长,恐怕李彦宏与他所带领的百度真得来一次彻底的刮骨疗毒了。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市井财经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