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施蒂格利茨:对面簿加密货币说不
2019-08-02 11:40:15
  • 0
  • 0
  • 0

文/约瑟夫·施蒂格利茨

来自/联合早报

据称,新的天秤币(Libra)的价值将由一篮子全球货币决定,并得到应该是由政府债券组合支撑的100%担保。(路透社)

你很有可能会问:面簿的业务模式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企业对它的新业务如此感兴趣?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想从交易处理平台所收取的租金中分一杯羹。他们相信,更多的竞争不会将利润压低至接近零的水平,这一事实证明,企业界对其行使市场力量的能力,以及确保政府不会干预以遏制这些过度行为的政治力量充满信心。

面簿及其一些盟友企业已经决定,世界真正需要的是另一种加密货币,而这么做是利用它们所拥有的大量人才的最好方法。面簿的这种想法,充分揭示了21世纪美国资本主义的问题所在。

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发行替代货币相当耐人寻味。在过去,对传统货币的主要抱怨是它们不稳定,迅速而不确定的通货膨胀使它们难以保值。但美元、欧元、日元和人民币都非常稳定。事实上,今天的担忧是通货紧缩,而非通货膨胀。

全球在金融透明度方面也取得了进展,使得银行体系更难被用于洗钱和其他不法活动。科技让我们能够高效地完成交易,在一瞬间就能把钱从客户账户转移到零售商账户,并提供了非常好的防欺诈保护。我们最不需要的是一种滋生非法活动和洗钱的新工具,而新的加密货币几乎肯定会被人这样利用。

作为支付手段和价值储藏手段的现行货币和金融安排,其真正问题是控制交易的公司之间缺乏竞争,对它们的监管也不足。结果,消费者(特别是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费用是应支付的数倍,让威士(VISA)、万事达卡(Mastercard)、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和银行每年进账数百亿美元的“租金”,即超额利润。2010年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立法的德宾修正案(Durbin Amendment),只是非常有限地降低了转账卡的过度收费,而对信用卡相关费用过高这一更大的问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在这方面做得更好,它们禁止信用卡公司使用合同条款来限制竞争,而又一次以5比4做出裁决的美国最高法院,似乎对此类条款的反竞争效果视而不见。但即使美国决定建立一个非竞争性的二流金融体系,欧洲和世界其他国家也应该说不:支持竞争不是反美,特朗普最近在批评负责竞争事务的欧盟委员玛格丽特·韦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时,却似乎认为这是在反美。

你很有可能会问:面簿的业务模式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企业对它的新业务如此感兴趣?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想从交易处理平台所收取的租金中分一杯羹。他们相信,更多的竞争不会将利润压低至接近零的水平,这一事实证明,企业界对其行使市场力量的能力,以及确保政府不会干预以遏制这些过度行为的政治力量充满信心。

随着美国最高法院继续破坏美国的民主,面簿及其朋友可能会认为,它们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不仅负责维持稳定,还应确保金融业竞争的监管机构应该介入。而在世界其他地方,人们可不愿让美国以反竞争手段实现科技主导地位。

据称,新的天秤币(Libra)的价值将由一篮子全球货币决定,并得到应该是由政府债券组合支撑的100%担保。因此,就有了另一个可能的收入源:因为不用给“存款”(兑换天秤币的传统货币)付息,面簿可以从这些“存款”的利息中获得套利利润。但既然人们可以把钱投入更安全的美国国债或货币市场基金,为什么还会有人给面簿提供零息存款呢?(每次天秤币兑换回当地货币的交易发生时所记录的资本损益,以及应交的税金看来是重要的制约,除非面簿认为它可以像对待隐私和竞争问题那样,肆意践踏我们的税收制度。)

业务模式的问题有两个显而易见的答案:一是参与违法活动的人(也许包括美国现任总统)愿意花一大笔钱让他们的违法活动——腐败、避税、贩毒或恐怖主义,不被发现。但是,既然在防止金融体系助长犯罪方面取得了如此大的进展,我们(更不用说政府或金融监管机构)怎么会仅仅因为这种工具挂着“科技”的标签就给它放行?

如果这是天秤币的业务模式,政府应该立即予以取缔。至少,天秤币应该遵守适用于金融业的相同透明度规定。但这样一来,它就不再是加密货币了。

或者,就像面簿所拥有的所有其他数据一样,天秤币交易提供的数据可以被采集,从而增强其市场支配力和利润,进一步损害我们的安全和隐私。面簿(或天秤币)可能会承诺不这么做,但谁会相信呢?

还有一个更广泛的问题:信任。每种货币都是基于这样的信心,即存入其中的血汗“存款”可以随时取出。私人银行业早已证明它们在这方面是不可信赖的,这就是为什么有必要出台新的审慎监管条例。

但是,在短短几年内,面簿就“赢得”了一定程度的不信任,而银行业花了更长时间才做到这一点。一次又一次,面簿领导人在面临钱和履行承诺的选择时,选择了钱。没有什么比创造一种新货币更关乎金钱了。只有傻瓜才把自己的财务福祉寄托在面簿身上。但也许这才是重点:拥有24亿月度活跃用户的大量个人数据,谁能比面簿更清楚每分钟有多少傻瓜诞生?

作者Joseph E. Stiglitz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人民、权力和利润:不满时代的进步资本主义》(People, Power, and Profits: Progressive Capitalism for an Age of Discontent)。

英文原题:Thumbs Down to Facebook's Cryptocurrency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