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他见过两个江湖
2019-08-01 09:43:41
  • 0
  • 0
  • 3

来源:部落头条

12010年,华为第一次登上财富世界500强的榜单,排第397名,相当不靠前的位置。但《财富》杂志官方特意将华为的到来划了重点,理由是“使得中国大陆的上榜民营企业再添新成员”。这话说的很隐晦,仿佛上榜...

1

2010年,华为第一次登上财富世界500强的榜单,排第397名,相当不靠前的位置。

但《财富》杂志官方特意将华为的到来划了重点,理由是“使得中国大陆的上榜民营企业再添新成员”。

这话说的很隐晦,仿佛上榜的民营企业是一支庞大的队伍。

其实悉数当年的榜单,上榜的54家中国公司中,共有民营企业10家——其中3家总部在香港,5家总部位于台湾。内地上榜的非国资企业,唯有平安与华为。

站在榜单的中后部,华为抬头往上看,家里成绩最好的中石化,排500名大榜的第7位,国家电网排在第8位,他们后面还有中国移动、工商银行、南方电网、东风汽车等等。

排名靠前的同学们密集分布在能源、金融、通讯等领域。每一家都是高门大户,每一户都做着一些别人无法取代的生意。

华为站在榜单往下看,组团来打榜的人中,排名最靠后的,是一年前刚刚发布了智能手机的宏碁。

这估计是那年的任正非能看到的手机业务的底线了。

虽然那一年,保福寺银谷大厦里,一个叫雷军的人刚刚带一帮人,豪饮下一碗小米粥。

斯年商业的主流是金融界上高门大户的啥啥总部,商业的主流理想是在天经地义的生意里加价不加量,保福寺喝小米粥的那帮人讨论的“用户参与感 ”、“紧贴成本定价”,被淹没在时代隆隆的金山银海中。

任正非在这一年的财报上欣喜地通知大家,华为2010年销售收入实现 1,85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4.2%,这主要源于华为在海外销售收入的大幅增长。

2

2013年,一个被称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的年份。

业界疯传,小米手机的出货量在2012年底已经达到了719万台。这个数据让华为内部开始讨论,是否要单做一款手机与之竞争。

斯年空气中,最热辣的金句,不是马云在机场的演讲,而是雷军操着湖北口音的那句“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但华为董事会经过考虑,还是否定了另外独立一个手机品牌的建议。

任正非曾在华为内部反思人员体系僵化时感慨,“用华为的标准来评估,雷军不是一个合格的产品经理,早被淘汰或者无法升职”。

关于荣耀的转机出现在几个月后,华为在伦敦发布的P6手机,销量远超公司预期,华为决策层终于同意将荣耀独立为一个品牌。

移动互联网大风起兮,当年财富世界500强的榜单上,却新添了四家来自山西的公司——山西焦煤集团、山西阳泉煤业集团、大同煤矿集团、山西晋城无烟煤矿。

而他们的老乡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早已在榜单上翘首等待他们。

两个各自癫狂的风口上,站着两个品种自信满满的猪。

五年后,依然有人爱憎分明地比较这两个品种的猪,2018年,制片人汪海林在谈及影视圈现状时,直言“很怀念那些煤老板们,从来不会注意或者干涉我们影视创作,但是现在的投资人大多是互联网工作人员,他们一切看流量”。

如果把猪的生命周期拉长,你会发现风口对于猪最大的意义并不在于当下 的风大风小,而在于能否四蹄腾空跃起时,能不能看踏上一个风口。

2013年,雷军开启了小米的IoT业务,通过孵化投资的生态链企业,把手伸到了智能硬件和生活消费品类,开始构建IoT技术平台。

一年后,小米手机登顶国内智能手机行业市场份额第一。

3

2016年,这是手机制造商在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上全面收割的一年,这一年苹果在位列第9,三星排名第13,彼时还不太爱做梦的郭台铭,带着勤恳的富士康排名第31。

这一年,第一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出现在了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

你别想多了,不是阿里,也不是腾讯,是京东。

商业世界最好玩的一幕永远在于,那些你以为是竞争对手的人,忽然有一天你们就滚进了一个深坑。

首先,是在手机这件事儿的声量上。

2016年,一个来自山西的的互联网人,虽然家里没有矿,为公司的员工倾情演唱了一首《野子》,“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幸福踩着梦”。

贾氏金句全面取代了风猪论,占据了当年的头条。贾氏的生态化反理论,声浪上亦碾压过小米的IoT业务。

这是小米手机销量大幅下滑的一年,vivo和oppo拉着小手,依靠线下渠道一路碾压过了华为与小米,舆论对小米“互联网思维”的崇拜转成了反思。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雷军说“大家对我们的期望值,有点扛不住”,那一年,他重新接管了公司的手机业务,每天工作时间以十几个小时起步。

任正非在这一年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说,“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

迷茫并不会有立竿见影的答案,互联网的世界里,永远是几家焦虑几家更焦虑的故事。

2017年,中国互联网大佬们组团空降了财富世界500强,2017年的500强榜单上,阿里、腾讯、京东、苏宁云商皆榜上落户。

财富杂志没再恭喜中国民营公司的加入,毕竟榜单中,上有84派的任正非与柳传志,中有92派的张近东,下有99派的马云、马化腾、刘强东。

2018年,雷军用他的奋斗精神把小米带到了港交所敲钟现场,华为则在这一年发布了两款自主研发的ai芯片。

4

上市一年后,9岁的小米被纳入了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世界500强公司;这一年华为已经排到了榜单61位。

随着小米的入榜,财富世界500强的榜单中,“互联网服务与零售”类公司,由2018年的中美各3家,变成了美国3家(亚马逊、谷歌、Facebook),中国4家(京东、阿里、腾讯、小米)的格局。

华为手机的意义已超越了手机本身,一个月前发布的nova5,应用的7纳米芯片,系华为自主研发了两年的产品。

而小米已不再是一家单纯的手机公司,小米自2013年启动IoT业务,以产品为切入,利用打造爆品的方式建立丰富的产品矩阵,开放技术接口建立庞大的AIoT生态链体系,截至2019年3月31日,小米IoT平台链接设备数(不包括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已超过1.71亿台,成为全球最大的物联网平台。

在财富世界500强的榜单发布后,雷军发布了一封内部信,他宣布赠予所有在职员工和核心外包服务团队成员共计20538人,每人1000股股票。

有评论说,中国手机华为小米双雄会师500强。

但对于雷军来说,小米会师的,又岂止是华为?

1992年,求伯君邀请23岁的雷军作为第6名员工加入金山;那一年,任正非决定把手中的全部筹码投入C&C08交换机的研发;而联想在同年,提出了家用电脑概念。

宿迁状元刘强东,在那一年考入了中国人民大学;为了开海博翻译社,马云在那年花3个月才借到3万块钱,有了开银行的想法。

而等到6年后,雷军升任金山总经理时,马化腾才跟张志东一起注册成立”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这个以商业触角、战略闻名的商人,少年成名,勤奋自律到令人发指,也许是自身资源的优越会让人轻视大势,他在金山的盘子里兜转了十几年的时间。也许是那些年的兜转,让这个执着的企业家更敏感风的到来。

而当年那些他并行过、仰望过,以及仰望过他的人,把船一艘艘地开远了,直到他带了一艘新船出航。

这个与92派共振过一个江湖的企业家,看着99派在他的身边路过;他经过软件领域的狗血,也淌过硬件领域所有的坑;他坚守过PC互联网最漫长的坚守,在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两大风口间做了最轻佻迅疾的跳跃。

他见过两个最激荡的江湖,江湖也都见过他。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